中國支付網

 找回密碼
 注冊成為中國支付網會員

點擊這里可以發送分享哦!

中國支付網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雅座、二維火和客如云靠裁員降薪續命,一場資本燒錢式的春夢醒了

2019-6-11 10:20 | 來自: 筷玩思維 李三刀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2019年1月,雅座“拖欠員工工資且裁員近200人”的丑聞在業內外引發了廣泛關注,由員工自發成立的維權組織“雅座維權討薪小分隊”也陸續曝光了雅座內部運營和人事層面的種種黑幕,一時間其CEO白昱成為眾矢之的。

  2018年12月,二維火創始人唐僧主動自曝“全員降薪20%,并透露以個人名義對外借款4500萬,用于償還員工工資”。

  2018年12月,客如云運營近乎全線崩盤,有內部高管透露公司賬戶上已經沒有錢,伴隨著大裁員的是多地分公司的直接裁撤,討薪無門的員工開始四處發帖維權......

  筷玩思維(www.kwthink.cn)近日注意到,客如云開始以阿里旗下全資子公司的名義開展招聘和業務等相關工作。

  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幾乎所有的創業項目都逃不開如何盈利和幾時能盈利等問題。

  從大環境看,2010年之后,創業圈的投融資行為明顯加速,這個看似平常的行為可以說是推動了國內整個經濟的全面發展,最明顯的就是近些年崛起的互聯網科技和共享經濟,資方推手之下,業內誕生了不少“負債的巨頭”,美團點評、滴滴、ofo算是其中的典型。而數年過去,在有些資方“被套牢、被套路、被套現”之后,資方的耐心漸被磨平,業內都在說,隨著資方的愈加淡定,資本寒冬終于來臨了。

  在寒冬之中,一些企業在考慮如何活下去,而部分企業雖然一直活著,但對它們來說,如何盈利和幾時盈利才是最切骨的痛,餐飲SaaS領域也是這樣的情況。

  關于這個問題,有圈內人士認為:“SaaS這個領域目前不盈利,不代表以后一直不盈利,SaaS是完全可以盈利的,而且隨著市場占有率和市場集中度逐步提升,加上未來餐飲業的倒閉率逐步下降,綜合起來看,SaaS企業能夠盈利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SaaS

  SaaS企業盈利可能不是問題,但時間卻是最大的問題,這個細分領域的背后也直指一個殘酷問題,“盈利依然是暫不可期的事兒。”包括不久前雅座、二維火、客如云等甚囂塵上的大裁員事件也給業內觸發了更多深刻思考:如果“時間”和“盈利”是兩塊攔路石,那破局點又在何方?

  雅座、二維火、客如云大裁員事件的背后映射了什么問題?

  2018年11月,在德勤“2018中國高科技高成長50強”中,客如云排名第18位,而后不過短短一個月,客如云就因被曝欠薪裁員而上了熱搜。

  同為SaaS領域的老牌服務商,全員降薪20%的二維火則顯得淡定很多,其創始人趙光軍(唐僧)在內部群公告直接指出了公司的現金流危機。趙光軍告知員工,自己已經用個人名義借款4500萬用于發放拖欠的工資。

  趙光軍是一個比較聰明的創業者,他先是肯定了外界的爆料情況,之后又指出這次危機的原因之一來自于投資方拖延資金,但好在公司賬上資金還較為充裕,降薪、借款只不過是公司在資本寒冬中儲備糧草并鍛煉身體罷了,寒冬將過,暖冬必定也不遠。

  資本和資金是企業發展的動力源之一。客如云方面也指出了它的危機與背后的資方“錢包生活”有關:“客如云欠薪2月之久,裝機用二手頂替,而原因是融資沒有到賬,大股東錢包生活涉嫌非法借貸已經撤資。”隨后客如云對外解釋,所謂的停產不過是銷量不錯一度賣斷貨罷了。言外之意的倔強是請求業內外不要添油加醋。

  對于雅座、二維火和客如云這種沒有太大造血能力靠資本輸血的企業,有圈內人士認為,三家企業的財務問題很明顯,簡單來說是收入打不平支出,之前融資的錢基本花完了。類似餐飲信息化行業去年底和今年初的丑聞密集爆發事件,在其它行業也有類似案例上演,這直接反映出了此行業慢慢進入優勝劣汰的洗牌和成熟階段了,之前野蠻發展的模式已不可持續了。

  有同樣是在餐飲信息化行業的某創始人認為,一定程度上來說,SaaS服務商都是同一戰壕的戰友,都在為中國餐飲信息化與互聯網化做貢獻,對于雅座、二維火與客如云等友商,其它企業在寒冬來臨之際為它們獻上祝福是應該的。

  但商業競爭畢竟是殘酷的,也不是所有的服務商都在真正為行業做貢獻,比如一些較早出局、放棄的友商,它們切入市場時就曾經采取過一些“不太正確”的策略,挾最初融到一大筆資金之威,在市場上采取低價甚至免費的策略,它們的目的“并不純粹”,有可能是接入支付,又或者是為了獲取數據等。

  但從長遠來看,這些有心機的短視做法是違背商業規律的行為,或早或遲都會遭到市場的負面反饋,當資本寒冬潮水退去時,裸泳就很尷尬了;餐飲SaaS領域是典型的2B的市場,服務好2B市場需要有耐心、有長期堅持的信念,只有能提供有價值的產品與服務才能笑到最后。

  

  作為持續深度關注和研究餐飲信息化的產業媒體,筷玩思維分析認為,對于暫且不能盈利的企業來說,企業切入市場時燒錢的速度和拿錢的速度就是企業的生命線,像之前多數便利店如鄰家、地球港、全時等企業的危機,也多是由于資金鏈或者資本方的問題。資金儲備和融資、造血能力依然是餐飲SaaS服務商的心頭大石。

  行業格局三分天下,站隊大佬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筷玩思維很早就指出,當下的餐飲SaaS服務商領域已呈三足鼎立之勢,阿里系有雅座、美味不用等、二維火、客如云、辰森等,美團點評方則有天子星、屏芯科技等,隨著嘩啦啦和天財商龍完成整合,行業第三股勢力已開始顯現。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和美團點評對于餐飲信息化起初的策略都是通過投資和并購的方式來介入市場,但是僅憑這種方式基本很難達到巨頭預期的效果,所以我們看到,阿里和美團點評現在都是自己主導親自下水搞了,這大大加大了行業原本就近乎紅海的激烈競爭程度,行業整合加劇使得有些一度主打收銀的軟件企業開始換賽道和轉行。

  筷玩思維/伴伴餐飲產業服務集團創始人蘇鵬認為,餐飲信息化行業進入了第二輪洗牌階段,第一輪洗掉了一大批長尾信息化企業,眼下第二陣營的很多企業也都撐不住了……

  站隊阿里這樣大佬的優勢非常明顯,大佬背后都有一群一同搖旗吶喊的小弟,不論阿里還是美團點評,兩者都是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巨頭企業,但擺在明面上的劣勢就是這兩巨頭水火不相容,如阿里系和美團系很多業務線接口互不開放,客如云自從站隊阿里后,不少老客戶也擔心未來客如云會被美團方停掉外賣等接口。

  

  一些餐飲商家被大佬明面的廝殺搞得“勞心費力”,于是紛紛選擇嘩啦啦、天財商龍、Yumstone易石軟件等中立服務商,本來餐飲商家就該只管經營,卻不料為接口的事兒操碎了心。

  關于如今這個局面,餐鏈創始人湯龍斌認為,阿里系、美團系、嘩啦啦系(包括天財商龍)的市場占有率還覆蓋不了整個產業鏈,市場未來必定是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來從分散往集中的方向發展,如果這個局面形成,SaaS領域容納幾家優秀的公司是沒有問題的,而要快速發展,大家都知道怎么做,就是并購。

  嘩啦啦聯合創始人王濟民認為,阿里系、美團系互不開放對市場和客戶都是無益的,這本身也違背了互聯網的開放精神。

  嘩啦啦是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的企業,為了讓客戶獲得全域、流暢、穩定、高效的服務,我們堅持不站隊;嘩啦啦的戰略核心是為發展越來越快、集中度越來越高的連鎖餐企提供從前端到后端的高效服務。

  行業加速洗牌,紛亂的餐飲信息化到底是不是個好生意?

  餐飲SaaS系統的商業化之路似乎充滿了坎坷,即使在當下,SaaS系統對一些餐飲商家來說,它最大意義也不過是線上收銀而已,從服務看,SaaS系統就是以支付為入口,然后再打通其它營銷、供應鏈和金融類服務通道而已。

  換句話說,SaaS系統就是將線上零售的運營方法套入到以線下為王的餐飲業而已,甚至可以認為,SaaS商業化的金礦不是從餐飲業原生長出來的,而是外界賦能給餐飲業的,這也導致了SaaS的市場之路一直非常艱難。

  不僅上述提及的雅座、客如云和二維火等企業艱苦求存,業內拿了融資倒閉跑路或者錢花完轉型的SaaS企業也不少,這些可能都意味著SaaS在中國的路并不好走。

  籠罩在餐飲SaaS服務商頭頂有兩個問題,一是將這個通道持續往下挖到底何時能發現金礦?二是SaaS未來的路將如何?

  餐鏈創始人湯龍斌認為,在資本推動下,近些年行業內才出現一些大玩家,而行業被催熟也讓同質化競爭非常明顯,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正在被迅速淘汰掉,這個清洗的頻率大概是三年一期,而這些還活著、看起來厲害的大玩家們還得在洗牌中撐下去。目前國內大多垂直SaaS企業的思想還停留在軟件解決方案上面,但這些企業基本不盈利或者無法規模化盈利,大概明年才可能會出現能盈利的SaaS企業,SaaS企業的真正價值是對業內各個領域進行賦能,要真正做到降本提效。

  嘩啦啦聯合創始人王濟民對筷玩思維表示,我們投身這個領域已經近20年了,基本是all in,2B領域絕對不是3到5年就可以做出成績,資本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所以業內才能看到大玩家入局、小玩家出局或者轉型的現象,這是一種必然,這是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的體現,包括餐飲連鎖企業本身、餐飲后端的供應鏈等,都處在這一變化過程中。

  餐飲業是全世界最大的2B行業,全球健康的經濟體都把穩定、可持續增長的第三產業作為國家經濟之命脈根本。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是否成功,餐飲業的興旺發達其實是關鍵因素。

  Yumstone易石軟件創始人錢多多認為,由于沒有一個2B的行業,可以像餐飲業那般具備如此龐大的客戶群體(中國存量的餐廳超過400萬家,全球的餐廳數量應該不下3000萬家),如果有哪家餐飲管理軟件廠商,哪怕只是占據10%的市場份額,都是一塊令人垂涎欲滴的大蛋糕......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十年之內,必有一家或多家百億美金級的餐飲管理軟件廠商出現:在中國,甚至全球主要的城市,擁有百萬級的餐飲企業用戶,這些餐廳用戶一方面高度依賴軟件廠商的產品與服務,一分鐘都離不開;另一方面,也愿意直接或間接的持續支付大把銀子......

  確實,在餐飲4萬億的大盤子中居然沒幾家SaaS企業能達到百億規模,這與國外成熟市場、或者與相近的零售市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行業必然青睞成熟的或者集中度比較高的企業,它們在TOP100市場占比會比較高,而分散度大的市場TOP100占的比重則會非常低,目前國內的餐飲市場、供應鏈市場以及SaaS服務市場,都在向集中度比較高的市場方向發展,對于餐飲這樣一個傳統市場來說,保守估計集中度調高到類似美國、日本的同等程度,大概需要15到20年左右的時間。

  資本和技術對SaaS這樣的互聯網商業模式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餐飲SaaS服務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商業模式,它的盈利周期并不遠,因為SaaS能給餐企提供基于全產業鏈的服務,它未來也將會成為互聯網時代商業發展的基礎設施,而大數據、人工智能能夠為連鎖餐企構筑更強的核心競爭力,這些基礎數據都必然來自于SaaS系統,因此,這些優勢將會為SaaS企業最終盈利提供強有力的保證。

  結語

  功能和技術的同質化、缺錢、難以盈利、難以挖掘到更深層次的客戶需求是當下餐飲SaaS企業頭頂的幾座大山,燒錢太快、盈利太遠......資本家從來都是迫切渴望高回報的玩家,他們害怕虧本、害怕被套牢,共享單車、美團點評等案例就赤裸裸地展現了這個事實,資本方幾乎從不雪中送炭,他們更習慣錦上添花。

  SaaS領域的這盤棋依托于數萬億餐飲業,體量雖然龐大,但再大的貨架擺上太多同質化的產品,資方也會陷入與消費者同等的選擇恐懼中,正如餐鏈創始人湯龍斌所說,以技術和服務為導向的商業創新才是SaaS企業的破局點。


評論 0 | 關注 0 |  0 |  收藏  | 24297

最新評論

今天江苏快三开奖号码查询